搜读窝 > 科幻小说 > 末世流浪者之流浪者诞生 > 第二百一十八章、成功的“和离”
    “若雨,不可——”二长老使了一个眼色给林若雨,将声音尽量压低,林若雨看了看自己,的确有点失态了,“咳咳”地咳嗽了几声,随后说道:“香缘姐姐,女人嘛,爱上了一个男人自然就有些不可救药,可你说那些热血的人们不适合这个世界,那么,那些现任的联盟军将军们也是如此的热血朝气,是不是也不适合这个世界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冥香缘如遭重击,林若雨现在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小丫头片子了,设计下来不但不会怎样,而且自己还差点落到自己设下的陷阱里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娇凤连带着几个扛着箱子的人走进了大厅,乔媛抱着李洛曦,林雨婷小声地对她说:“你看看,有好戏要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戏?”乔媛不解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是看看,若雨能不能打破冥香缘的心理防线。”林雨婷说道。

    “冥香缘可不能轻易小看,她潜伏在洛玄身边太久了,学习了很多,见过了很多,也看到了很多……若雨想要打败冥香缘,胜算不大吧。”乔媛很是担忧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胜算不大,这才是洛玄最厉害的地方,越是弱小,就越是让人容易放松警惕;越是弱小,发展的空间越是强大。”林雨婷很是满意地说道。“但是现在,就看若雨能不能够善用洛玄留给她的王牌,这可是唯一一次收拾冥香缘的机会!”

    “咚!咚!咚!咚!咚!”这个时候,几名随从将五口大箱子搬到众人面前,不用说,肯定是跟钱有关,但是当打开箱子的那一瞬间,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,里面装满了金灿灿的黄金金条,是联盟军特制的标准金,也是目前兑换代物之中最为珍贵的一个。在场的三名长老有些心跳加速,可以说,看到这些东西没有一个人是不动心的,当然,小姑娘李洛曦除外。冥香缘呵呵一笑:“我知道若雨妹妹是因为觉得我们凡家遭到了打击,怕我们家族力量不足,下嫁过来委屈了自己。但是请你放心,我们凡家就算再怎么受到打击都不会被连根拔起。”

    林若雨心里怦怦直跳,她从背后的小口袋里去除一块小金条,握在手里面把玩,细小的金条在五个手指之间转动来转动去,但是怎么都无法脱离手掌的控制,就像是围绕着太阳旋转的地球似的。

    冥香缘接着说道:“这里是五万块标准金,若雨妹妹,我们凡家的诚意你可是看到了,我知道你心里还是有点介意——就是我们。你要知道,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,我们只不过是耿用来发泄自我而已,到头来,最后还不是你这个正妻稳稳当当坐着?若雨,你和云耿的婚姻大事你还是再想一想好吗?今天这些,是我自己出的给你和云耿的婚姻定金,希望你能够收回原来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哈哈哈——”这个时候,林若雨突然大笑起来,在场的人,就连二长老也是一下子没能理解是怎么回事,这个时候,林若雨却不知道是说给自己,还是说给别人听的,念起诗道:“良宵一夜值千金,郎才女貌龙凤配;真金白银何所求?只祈白首共结生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相互看了看,因为这个世界对华夏龙国的文化是并不怎么清楚的,一下子不知道林若雨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。可是林雨婷和乔媛却能明白其中的意思:“良宵一夜值千金,郎才女貌龙凤配”,说的不过就是男女之间,新婚良宵的美好,郎才女貌的最高境界就是龙凤相配,在这里,林若雨也是在嘲讽凡云耿算得上是她的龙才良配吗?“真金白银何所求”,表面上虽然是在说对金钱物质上并不渴求,但另外一方面是在说用真金白银换来的爱情能真实吗?至于最后的“只祈白首共结手”,其实就是林若雨把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给说出来:至始至终,林若雨从来没有爱过凡云耿,她爱的人是李洛玄,她不怨恨李洛玄做过什么,她更明白李洛玄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整个林家。

    冥香缘心里是无比的心酸,自己喜欢过两个男人:一个爱的是自己的身体,自己享受着身体和物质上的绝对幸福;一个爱的是她的心,灵魂和姓名上的绝对守护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这份无比虚假的恋情却让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不适,直白地说就是不爽!

    但是随后,林若雨很是随和地说道:“把你这些不合时代地万一收起来吧,我不要,林家也不要。我此刻的目的很简单——就是退婚,没有别的。而且,你这些原金拿来给我没有用的,我还得托别人重新打造,好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林若雨口中所说的“原金”,其实就是等价代物中还未能够定价地黄金,纵使拥有自身的价值,在还未定价之前,这些黄金是无法使用的。

    冥香缘听着林若雨的话开始警戒起来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哈?难道你不知道吗?不过也难怪,联盟军和洛玄为了剿灭你们,可以说是费了不少的心思。但是这一次,只怕你们要不得了了。”林若雨挥挥手,林雨婷示意道:“上来吧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仆人走了上来,手中端着一个盘子,盘子中装着一块金条、一个金片(就是黄金制作出来的卡片,扑克牌大小)。

    冥香缘看了看,很是不解,但是不知道这新鲜出炉的代物到底是什么意思。林若雨说道:“看在我们四大家族结交一场,我就给你们说吧,联盟军因为香缘姐姐你大闹贫民区的原因,已经做出了绝杀你们家族的命令,由上至下——不留一条活口。为了让你们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落脚,现在这种货币在各个安全城发行改造,在你们和流浪者战斗的时候,各地的安全城已经完成了货币改造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——什么?!”冥香缘倒吸一口凉气,她知道货币改造意味着什么,很多货币不在通用,手头上虽然有足够的黄金,可是重新改造所花的时间实在是太多了,计算备用的和需要使用的又要一番功夫。但是在此之前,再多的黄金也不过就是一堆石头罢了。

    林若雨这时候说道:“话我也就说那么多了,至于怎么决定就是你们的事情了。香缘姐姐,说实话——摆在我面前这么多的黄金,我没有理由不心动,但是……要我自己昧着良心去做我不想做的事情,甚至把自己的婚姻大事和这些利益往来拉上关系!这种事情,我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随后,林若雨将一张和离书放到冥香缘面前:“姐姐,签字吧,好说好散胜过两败俱伤。”

    冥香缘可以说心里是遭受到了莫大的耻辱,自己再怎么老谋深算,结果最后还是败在了林若雨的手下。她掏出钢笔,林若雨看得出来,这场婚可以说是退得很成功,那只钢笔是凡云耿的随身之物,这么重要的东西都可以随意送人,可见冥香缘在凡云耿心中的地位到底有多强,自己真的要是嫁过来了,还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吗?只怕,就会上映一出“原配变小三”的大戏咯。

    林若雨低下头道:“香缘姐姐,谢谢你的成全,至于以后你和凡云耿怎样行鱼水之欢都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了,你就成了凡家的正宫娘娘了。虽然在表面上你风光无限,但是在道理上——你可就要遗臭万年啦。哈哈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冥香缘这下子可以说是再也忍不下去了,一拍桌子大吼:“今天在场的人,一个也别想走——”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“轰隆——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四面八方都窜出了手持武器的雇佣兵,将林家人和乔媛等人团团围住。冥香缘这下子肯定是气疯,这样的羞辱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过去呢?她死死地盯着林若雨,那个眼神之中充满了火焰,就像是一对火球,随时随地都会飞出来扑向林若雨。

    “哎呀哎呀,我刚刚还在想是谁那么大的火气呢,都快把屋顶给烧着了……”这个时候,佳雨临居然出现在了凡家大堂之中,她看了看四周,随后走到冥香缘的跟前,对她说道:“香缘妹妹,你这是要干什么啊?只是男女之间的一场和离罢了,至于这么认真吗?”

    “雨临学姐,你来这里干什么?准确的说,是……你怎么会来到这里?你要干什么?”冥香缘对佳雨临没有好脸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保护她啊,要知道目前四大家族中就只有凡家还没有选择投降了,你们说说看至于吗?你们知道国家力量的恐怖,为什么还要选择对抗呢?联盟军又不是要把你们斩草除根,如果真的要这么做的话,其他三个家族你觉得还会存在吗?”佳雨临说道,“妹妹,我不知道你和洛玄的恩恩怨怨,但是奉劝你一句,千万不要去招惹这个小狮子,你别看他现在还小,牙齿还没长齐,可是他却做到了在牙齿还没有长齐却能咬伤甚至咬死猎物的事情,万事三思啊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,冥香缘听得耳朵长茧,回答道:“学姐,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。你看看,当年李洛玄不就是活了下来吗?他一个小小的平民区少年能做到,难道我们这些富人区的孩子就做不到吗?”

    佳雨临内心里已经说了冥香缘“脑子有病”这四个字不下百遍了,她赔笑着,露出无奈摇头样子回答道:“李洛玄的毅力,那是常人所不能及的,再说了,他真的是一个平常的平民区少年吗?别把人看扁了,有些时候只是人家不屑的去收拾你,等到大祸临头了你们哭都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冥香缘被反驳得哑口无言,但是这话也没说错,在李洛玄这个末世流浪者面前,他们凡家人的确显得苍白无力。你有计谋有什么用?你玩计谋,只怕人家跟你玩将计就计,李洛玄和当年的末世流浪者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和一个级别的存在,他没有末世流浪者那么多的善良,但是却有末世流浪者没有的那么多的凶狠,只要是出手了,除非是比赛点到为止,不然,不取对方性命是绝对不会停下的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了,香缘妹妹,我带人回去了!”说完,佳雨临朝着在场的人挥了挥手,示意让他们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“慢!”这个时候,冥香缘伸出一只手,大声制止地喊道。

    “香缘妹妹,还有什么事情吗?”佳雨临回过头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可以走,但是——乔媛还有她手里的孩子,她们不能走!”冥香缘指着乔媛说道。

    “冥香缘,你想干什么?!”林若雨冲了上来,将乔媛护在自己的背后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紧张什么?搞得我好像凶残到要去杀一个喂奶的和一个孩子,乔媛手上抱着的是我的孩子,只不过就是想让他们留下来住几天而已,有没有什么事,我也很久没有见到我的女儿了。”冥香缘耸耸肩说道。

    林若雨伸出一个手指指着冥香缘骂道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!你想拿乔媛和你的女儿做你的挡箭牌,如果凶兽击杀成功,那么直接杀了她也不为过;可是杀不了,你就要把你们这一代的仇恨全部强加在孩子身上!你真是太恶毒了,别以为我们林家是吃素的!想要拿走孩子,我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乔媛自己走了上来,她拉住林若雨的手制止她,不让她继续说下去,免得事态恶化。乔媛抱着李洛曦说道:“没事的,若雨。”

    随后对着林若雨的耳朵说道:“这也是洛玄订下的计划,他知道冥香缘一旦失败,肯定会留下那几个人的。我和孩子留在那里,她不敢对我们下手,也不可能对我们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说什么我也不能抛下你们,本来就是我们林家自己的事情,把你摊上了不说啊,还把洛玄的孩子也卷进来了。绝对不能留下,如果你和孩子有个三长两短,我不活了——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退婚大计步步紧逼,李洛玄计谋层层出;和离成功林家胜利,冥香缘却强行扣押乔媛李洛曦。( 末世流浪者之流浪者诞生 http://www.soduwo.com/0_22/ 移动版阅读m.soduwo.com )